公教学术 | 基督宗教原罪神学的圣经背景(一)

摘要: 天主教中文网,讲中文的神长教友们看世界的窗口。

10-09 04:16 首页 天主教中文网


我们需要信仰,更需要在信仰的基础上加以钻研和学习。《公教文译》与天主教中文网一起为您提供一个教会学术研究资料平台。


额我略圣咏欣赏



1.整部圣经的注释学


基督宗教中的原罪神学尝试阐述处于被创造与被救赎、负罪感与自由意志以及宽恕中的人类罪恶的深层意义。虽然从旧约以及从后圣经时代犹太教的角度看,教会关于原罪理论中的一些诠释很难合理化,但是这一理论仍然有其圣经背景。了解此理论的圣经背景有助于更清晰地理解“原罪神学”所表达的是什么。更重要的是,将“原罪神学”所表达的内容放到圣经的上下文中去看,一方面可以排除错误的联想,另外一方面可以使这一神学理论中必不可少的内涵变得更加清晰。


教会传统中原罪理论的圣经依据是罗马人书第五章第十二节:“就如罪恶借着一人进入了世界,死亡借着罪恶也进入了世界;这样死亡就殃及了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 毫无疑问,这个深受早期犹太神学影响的表达方式,因着保禄神学内“亚当-基督-象征学”而变得狭隘,从而造成一些误解,并且罗马教会的要理讲授中也存在这样的误解。[1]这里不必对这一误解做进一步的讨论。在当今关于整部圣经注释学的语境中,更重要的是在旧约相关文本的光照下去阅读新约中的陈述,好使旧约经文首先得以表述,然后与新约的经文共同成为我们信仰的圣经依据。


原罪神学是在新约基础上产生的,旧约中创世纪第3章和圣咏第51篇第7节中所谓关于原罪的叙述在教会传统中一向被视为与此相关的圣经章节。圣咏第51篇第7节写道:“是的,我自出世便染上了罪恶,我的母亲在罪恶中怀孕了我。” 创世纪第3章则被视为原罪理论中拉丁文神学所称的“原始罪恶”(peccatumoriginale originans)层面。传统上对创世纪第3章的解释是,人类原祖父母在人类历史的开端所犯的罪过导致人类处于一种并非天主所愿的状态,就是从此亚当与厄娃(夏娃)的每一个后代在行使其自由意志之前已经是有罪的,所以被称为“原罪”,“在亚当内所有的人都犯了罪”。亚当的罪过是每一个人在其个体存在的开始之时就感染的罪恶细菌的来源和起因。“原罪”中这一后亚当层面在拉丁文神学中被称为“遗传罪恶”(peccatumoriginale originatum)。原罪神学中这一层面的圣经依据一般来说是上文已引用的圣咏第51篇第7节的内容。


在这篇文章中我会将旧约中这两段经文放入其较大范围的上下文中去做进一步的探讨,因为这样做很有必要。[2]通过这样的研究方法我会同时指出,这两段经文在关于原罪的讨论中的确可以提供帮助。


2.圣经时代以色列的人观


圣经时代的以色列曾热情地讲述和歌唱良善天主的美好世界。人被定义为天主的肖像,并由此获得宇宙中独一无二的使命与尊严。以色列将自己理解为天主的“特殊产业”(出19:5)甚至“瞳孔”(申32:10;匝2:12;参阅咏17:8)。大概没有人像以色列那样热情地谈论自己,谈论自己的国家,谈论世界,特别是谈论天主:“天主看了祂造的一切,认为样样都很好!”(创1:31)。的确,“天主所行的一切事宜,都很适时”(训3:11),这点甚至是持怀疑论的训道篇作者的“认知”,而训道篇的作者通常并不认同其它智慧书作者单纯的乐观主义。


但除此之外还必须强调的一点是:没有任何人曾像以色列人那样切合实际且开放地谈论以色列的罪恶和每一个人的罪恶。以色列从未陷入试图否认罪恶或掩饰罪恶的无罪空想中。以色列没有美化自己的起源,也没有神话自己的历史。无论是历史的讲述者还是先知,无论是智慧篇中的导师还是圣咏的作者,都知道有关“恶”的困惑和人类有“恶”的倾向。他们强调了人的责任,他们指出了具体的罪恶。他们没有将任何人除外。他们既没有将他们的国王,也没有将他们的“圣”祖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排除在外。梅瑟、亚郎和米黎盎也要对他们的罪恶负责。清楚地去谈论教会官员和机构的官方罪恶,这个对我们的教会而言——正如梵蒂冈关于教会与犹太人屠杀的新文件所证明的[3]——是极其困难的事,对为圣经中的以色列人而言,出于其天主子民的召叫,则是不可缺少的。也就是说,在赎罪日时,从大司祭开始到司祭团中所有成员,以至于所有以色列人民,都要承认罪过,并祈求宽恕。[4]以色列的传统早已了解到了我们今天所称的社会性罪恶和结构性罪恶(die soziale unddie strukturelle Sünde)。圣经中的人不得不一再面对罪恶的破坏性力量。以色列的圣经也一再呼吁罪恶中的人们远离罪恶的道路,走上悔改的道路。最重要的是,以色列的传统再三提醒人们,罪恶是对天主的拒绝,是自身的过错和对天主所给予的生命秩序的破坏——这种对生命的破坏,对作为“爱护生灵的主宰”(智11:26)的天主而言,出于生命的缘故,是无法忍受的。因此,先知以及其他圣经作者对罪人非常直接强烈地表述天主对于罪恶的愤怒与否定。这个否定表现出罪恶的沉重及其与天主之爱的对立。但是对罪恶的这一否定更是对罪人的肯定,这种肯定来自圣经中的天主;祂不喜欢罪人的丧亡,而更喜欢罪人离开旧道而得生存(则18:23)。圣经中的天主宣判罪人的罪过,但祂并不指责罪人,而是“宽恕”罪人。因为祂是爱的天主,祂那“严父的愤怒”转变为“慈母的心”(参阅欧11:1-9),祂同祂子民的全体以及其中的每一位一同寻找“出路”,好能脱离罪恶所导致的不幸——没有人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从这不幸中脱离。特别是在充军之后,以色列神学发展出了这样一种现实而悲观的人观,但它同时又与宽容的天主观相连,从而产生一种总体说来乐观的人性观。(未完待续)

搜索公众号:

天主教中文网

微信号:chinacatholic

本文来源:福若瑟中心

图片来源:福若瑟中心

*友情声明:除实难确认原作者外,文章都会注明作者及出处。如文字或图片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将于12小时内撤下;文字或图片转载自本网也请注明。


首页 - 天主教中文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