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专业的故事|资源勘查工程专业

摘要: “嘿,听说已经录取了,什么学校什么专业啊?”“成都理工大学能源学院资源勘查(石油地质)。”“啊,具体干些啥啊



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

——能源学院 资源勘查工程专业 次仁拉姆


“嘿,听说已经录取了,什么学校什么专业啊?”

“成都理工大学能源学院资源勘查工程(石油地质)。”

“啊,具体干些啥啊?”

“找石油,跑野外吧。”

我不确定其他人是怀揣着怎样的心境来入学的,而我在那时却是一个对地质无概念,对地理不在行的地质小白。而现如今却是一个风里雨里走过的大三老学姐,让我用一句话形容我们专业,我大概会用“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虽然矫情却也很有意味。

最开始我就像个咿呀学语的孩童,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可一切又都是未知的。至今记得第一门专业老师第一节课说,入了地质门,从此你们眼里的风景不再是风景,而是各种地质现象;石头不再叫石头而叫岩石。那时觉得惧怕,怕自己不能成为这样的人又怕自己成为这样的人。拿着普通地质学的书,看地质学类的影像,我想象过自己带着草帽、背着睡袋穿梭在了无人烟的地带的潇洒模样,我也以为我会成为这样彪悍的风里来雨里去的人儿。可是矿物学打破了我的幻想,石头真的不再是石头而是岩石,石头只是组成岩石的一部分,于是显微镜下的矿物成了我又爱又恨的东西,爱它是因为镜下的它们太奇妙,恨它则是因为变化多端的它们总是迷惑着我的眼睛。然后我慢慢成长,学习各种专业知识,一点点累积地质知识,学会辨别岩性,学会分析岩相,学会应用测井知识,学会地震地质,成为一个真正拥有地质知识的学姐,从此看山不再是山,看地不再是地。入门三年,我已不是孩童可是却也未能成长迅速,成为一个有资深基础的青年,但我依旧庆幸,庆幸自己懵懵懂懂,一路跌跌撞撞却也过得顺利。

对地质真正有感情都是因为实习,大大小小无数的实习拼凑出一整个属于我的专业故事,有笑有泪有光阴。我们曾在春风四月里踏遍峨眉山观察地质现象,也曾在凛冽冬日里跑遍马角坝辨别岩石岩性,也在曾在炎炎夏日里泡在实验室鉴别薄片。然而实习开始总是抱怨满天,最后却又不舍离别。

峨眉山实习前我曾列出长长的物品清单,想自己即将去到一个悲惨之地,不曾想那里却是世外桃源。出野外的日子,三大件在手,翻山越岭,静看亘古之变。看地层隆起的背、向斜,找“有沟必断”的断层,看六方柱状玄武岩。同学们在这样的日子里一起哭一起笑一起闹,好生热闹;相偎穿越聒噪的猴区,相助跑完八号线;报国寺、洪椿坪、一线天、紫澜洞,所到之处皆是欢声笑语。也是此次实习,我开始对地质有好感,我只是走过几公里却穿梭在经历了几百亿年的大山。高山愈高,人愈渺小。我想喜欢上地质,或许也是因为做这些事时还有一群可爱的人儿的陪伴。翻山越岭,看到的不再是美景,而是大自然神奇的地质现象,我爱这样的发现,也爱这样的翻山越岭。然而不出野外的午后,便是偷得浮生半日闲,着粗布麻衣,饮香茗羹汤,闲话家常,内心是充实的。如果说峨眉山是喜欢,那么马角坝就是爱。马角坝的日子每天都很充实。风雨无阻的野外实习,一天几公里的徒步越野,打方位定点,识别岩性,找地质现象,一切都艰难可又有趣,后期室内作图,熬夜手绘。对马角坝一无所知,最后手绘出一张精美的地形地质图。然后爱上了地质。爱上在碎屑灰岩中找出微晶灰岩的成就感,爱上在葱郁植被覆盖之地找到断层破碎带的惊喜感,爱上一点一点抠出的地质图。或许,我定点总是出问题,罗盘总打不好,背斜总是找错,画图总是出错,或许,因为做不好我备受责备,显得笨拙而焦躁,但是我还是克制不住的想要学好,再多一点,多一点了解。

很幸运接触了一门喜欢的专业,很感谢拥有了一个喜欢的专业。我和它的故事也仅仅只是开始,未来还有崇山峻岭需要我翻越,也需要我翻阅。

“快毕业了,什么专业啊?”

“资源勘查工程(石油地质)。”

“啊?”

“就是看山看水,翻山越岭,找到几百亿年间的地质现象。”



成都理工大学招生办公室

我与专业故事征集大赛获奖作品

次仁拉姆/文稿

成小理全媒体中心




首页 - 成都理工大学招生办公室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