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成理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摘要: 成理工,行道旁,春花烂漫秋叶扬。三年风来十月雨,小楼静看日月长。招生办里全媒体,久在此间画斜阳。夙夜辛劳为谁忙?君不见此晨雾里,高三学子意彷徨……


我与成理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我生活总是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来提醒我们匆匆而逝的岁月--突然毕业,突然离家。以高考这普通而特殊的方式,我结束了六年在成都实外西区的求学生涯。



我细细回味来路,那里是熟悉的生命旋律。格致楼前垂柳斜阳,致远楼外石榴花开,静园来来回回,北辰楼里看见的是是非非。那里我们试探过明媚的春光,偷尝过浅浅的月亮。疾风吹过,蓦然明白,那一切都叫做过眼云烟。


离别即是开始,一切源于命运安排。我看到成都理工大学的录取信息时,内心如微澜不起的死水一般。意料之中,却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高考失利,命运把我推向成理。是的,这就是天意,冥冥之中,我与成理要在生命里相逢。



时光无法倒流,我们注定要奋力向前。相隔两天,待回过神后,我开始尝试去慢慢地了解这个学校。然而除了网络上关于成理的冰冷数据与千篇一律的文字简介外,我无法触碰那个真实的存在。无奈之下,我加入了网络上的新生群,希冀从那里找出些许痕迹。那个时候我与成理都还是彼此的陌生人,于是我开始问一些简单而实际的问题,比如宿舍还有军训。这些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但我还是有些失望。我想知道的成理,还是雾里花,水中月。历史在偶然间前进,生活亦是如此。群里一条几乎淹没在消息群里的招新信息在我眼前耀了一下。成小理全媒体中心,这个初读起来有些别扭的名字,闯入了我的世界。也许多年以后,我会觉得,我与它的相逢对我个人来说,其意义不亚于丘处机从牛家村经过。



我兴趣爱好很多,诗歌、足球、研究金庸小说甚至篆刻,但所谓全面与平庸只在一线之间。所以在我向学长表达想进入成小理采编部愿望后,学长问到我能写什么时,我只能忐忑的发送出诗词二字。一切如我所想,学姐就像皇帝批到“朕知道了”一般,让我开学再谈。之后是长久的静默,几天后的一则消息却让我内心汹涌。学长让我写一首关于成小理的诗,我激动万分。但在看了要求后,却又苦笑不已。这个任务对我来说太难了,我个人能力太小几乎无法承受。从前我写诗填词,基本只为了抒发心情,偶尔会帮一个前辈给她的油画配诗。



但用诗歌写介绍,我从来不曾想过。我想要拒绝,但心里明白,这个机会太难得了。这次放弃,不会有第二次了。于是我搬出纸笔,花费大量时间,拼凑出了这首诗来


成理工,行道旁,春花烂漫秋叶扬。

三年风来十月雨,小楼静看日月长。

招生办里全媒体,久在此间画斜阳。

夙夜辛劳为谁忙?

君不见此晨雾里,高三学子意彷徨。

君不闻那重门外,天下父母忧断肠。

为解迷惑为指航,长作灯火耀前路,

燎天何煌煌。

砚湖寒滴垂杨柳,风吹银杏响回廊。

斯文采编落笔急,敢叫碧玉碎昆冈。

一心伏案编辑客,能让梧桐叶满香。

窗外情迷影像人,曾看梅花落尽樱子飘,

长弄光影对花窗。

微博长作杏花雨,庭前随梦遍九乡。

设计握毫坐案牍,玉润笔尖有鹤翔。

事务人非司马,亦能捭阖谋断在高堂。

在高堂,浮云散去夜生凉。

长安远日皆非意,但看古来明月照大江。


出乎意外,此诗得到了学姐的赞赏。而就是这首诗背后的辛苦费力,把我跟成小理真正绑在了一起。我蓦地明白,我所欲认识的那个真正的成理是什么了。那是一种身份认可,一种象征。此刻对于我成理不再是一个名字,对于成理,我不再是一个路人。



“生命里有着多少的无奈和惋惜,又有着怎样的愁苦和感伤?”但我想有多少无奈惋惜,就有多少幸运,有多少愁苦感伤,就有多少欣喜。未来四年或者更久,免不了辛酸,躲不过汗水。但那有什么呢,风雨里我们依然有笑,黑夜里依然有光,春来燕飞,秋去叶落。那夕阳下默默奔跑的自己,会明白所谓人间一切,都是别样美好、花好月圆。



成都理工大学招生办公室

作者:逍遥子(2017级新生笔名)

倪茂/编辑

张舒航、倪茂/图片

成小理全媒体中心




首页 - 成都理工大学招生办公室 的更多文章: